"神醫"李躍華擅治新冠病人,副廳長一家三口得救的調查

2020-03-02 16:51:25 作者: 梅堂 吳醫生 來源:新京報 國學養心文化大講堂 瀏覽次數:0 網友評論 0



"神醫"李躍華有了下文:

與李醫生的真實對話!
 
國學養心文化大講堂
 
 
我在武漢,我在疫區,我就在華南海鮮市場旁邊,這是我關于抗疫問題的第30篇文章。前天我發了一篇文章,談到武漢有一位私人診所的李醫生,獨創了一種治療新冠肺炎的辦法,百試不爽,但沒有引起醫療界的任何注意。讀者反響強烈,紛紛要求我直接聯系李醫生。
 
因為大家有很多很多的疑問,需要解答。甚至也有一些臨床的醫生看到后,觸動很大,要求與李醫生交流。昨天下午,心急如火的我終于與李醫生聯系上,對話和微信聊天時,我們都流淚了。
 
我確信,這位姓李名叫躍華的醫生,現在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
 
 
\

\
 
吳老師與李醫生微信聊天記錄
 
因為,每天都有人倒下。幾乎每天都有年富力強的公職人員和醫生不幸壯烈犧牲,他們都是最勇敢、最優秀的中華好兒女??吹?、聽到他們的事跡,我一次次傷心落淚。而李醫生,則恨不得捶胸頓足。因為,他有最簡單的辦法戰勝新冠肺炎,可是他的話沒人聽,沒人信。
 
請看,下面是我剛剛統計的近來醫護人員以身殉職的名單。廣義的說,他們都是軍醫出身的李醫生的戰友,也許只有軍人,只有醫者,才能體會那種本來可以救戰友、救生命,可是又不能沖上去的那種悲痛欲絕、撕肝裂肺的痛苦。
 
醫務人員犧牲的不完全名單如下:1月23日,姜繼軍,男,江蘇泰州市人民醫院醫院感染科醫生。1月25日,梁武東,男,62歲,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醫生;毛樣紅,女,福建仙陽鎮中心衛生院副院長。1月28日,蔣金波,男,江西大余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醫師。
 
1月31日,宋云花,女,云南省太平社區衛生室醫生。2月3日,宋英杰,男,28歲,湖南馬跡衛生院藥劑組副組長。2月7日,徐輝,女,51歲,南京中醫院副院長;李文亮,男,34歲,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紅凌,女,53歲,華中科技大學博導教授。
 
2月8日,肖俊,男,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普外科醫生。2月10日,林正斌,男,62歲,武漢同濟醫院教授;王土成,男,37歲,河南長葛市董村鎮新王莊村村醫。2月13日,許德甫,男,69歲,湖北鄂州中醫醫院前院長;劉筱嫻,女,83歲,華科大同濟醫學院教授。
 
2月14日,柳帆,女,59歲,武漢武昌醫院的副主任護士。2月18日,劉智明,男,51歲,武漢武昌醫院院長。2月20日,彭銀華,男,29歲,武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醫生;2月23日,杜顯圣,男,55歲,海南農場醫院醫生;黃文軍,男,42歲,湖北孝感醫生。
 
夏思思,女,29歲,武漢蔡甸區人民醫院消化內科醫生,剛剛離去。留下了一個兩歲的兒子。她有情有義的丈夫說,會為岳父母養老送終。1月19日,夏思思因工作被感染,突然發起高燒,起初病情平穩,2月7日病情惡化,當時各大醫院專家都在為其想辦法。
 
無奈,23日凌晨搶救無效離世。也就是說,一個月零八天的時間,最好的醫院、最好的專家、最好的治療,還是救不了這個女孩。所以,不能簡單說新冠肺炎病死率較低,悲劇,是落在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身上。實際目前重癥患者死亡率較高,危重患者存活率不到30%。
 
 
 \
李醫生出診自拍,忍不住哭了
 
為什么李醫生聽到這樣的消息心如刀割?因為他有辦法救人。在他看來,很多人是可以幸免于難的。用哭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來形容李醫生的心情,是再準確不過了。我為在大疫中心,有這樣一位身懷絕技卻無用武之地的醫生,而心急如焚。以下是我整理的對話內容。
 
吳:請問,湖北省那個退休副廳長陳北洋一家三口確診為新冠肺炎,是你治好的嗎?
李:是的。
 
吳:請你負責任地告訴我,你治愈了多少這樣的患者?
李:確診的10例,疑似的5例,全部治愈。
 
吳:由于你是私人診所,不可能有大量病例,但就你治療的情況看,治愈率是100%?
李:可以這樣說。
 
吳:你給確診患者治療,連口罩也沒帶,還一起吃飯,是這樣嗎?
李:是的。
 
吳:為什么這樣大膽?
李:因為我已經做了特殊預防。我和助手、親友共100人,先行進行了一種特殊注射劑的穴位注射,到現在為止,無一人感染。
 
吳:這說明什么?
李:這說明我采用的這個方法,不僅對確診者都很有效,也可以用來預防新冠病毒的感染,有效率目前也是100%,甚至對確診的無癥狀者也很有效。
 
吳:對無癥狀的確診者,效果是怎樣的?
李:來的患者有的是全家確診感染,但其中有人沒有癥狀,我一樣對其進行穴位注射,結果是很快出現發燒,但治療兩天后,發燒減退。這說明這個方法還可以催化無癥狀者早康復。
 
吳:如你所言屬實,確是奇跡。你的患者從哪里來?
李:因為現在是全城封禁,我的門診無法開門。主要是患者傳患者,一些患者聯系我,我上門服務。
 
吳:現在小區都是封閉性管理,你進得去嗎?
李:進得去。因為我有行醫資格證書。
 
 \
李醫生行醫資格證書
 
吳:能告訴我你出診的費用嗎?
李:出診一次來往車費100元,穴位注射一次100元。輕癥患者一般只需要兩次治療,就可以康復,總共400元。
 
吳:先生,你讓我很震驚。聽說你多次提交過請戰書?
李:是的。但我的身份低微,我的療法很另類,要得到肯定,說實話,確實有難度。
 
吳:你的方法聽說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公開這個方法給大家使用,你有什么要求?
李:我只祈求更多人獲救,疫情早日解除,沒有其他要求。武漢這次犧牲太大了。
 
吳:很多人都想了解細節,可不可以請你講一下具體的治療方法?
李:是將我配制的穴位注射液,對相關穴位進行肌肉或皮下注射。
 
吳:哦,有幾個穴位呢?
李:4個。分別是雙側扶突穴,天突穴和大椎穴。
 
\

\
扶突穴

\
天突穴

\
大椎穴

吳:一般的護士要學會,需要多長時間?
李:看一次就會,幾分鐘。
 
吳:請問你的穴位注射劑,主要成分是什么?
李:極微量的苯酚。
 
吳:但是,苯酚是一種殺毒液,多用于器械消毒和皮膚殺菌止癢,它能進行體內注射嗎?
李:這要看濃度是多少。臨床上常用5%-10%的苯酚溶液治療頑固性腰痛,苯酚作為神經根阻滯劑,已經寫進了教科書。又比如胰島素注射液,每100毫升含0.25克苯酚。
 
吳:你的穴位注射劑苯酚的含量是多少,安全嗎?
李:我用的是萬分之五濃度的苯酚溶液,濃度是上述注射液的1%和20%左右,沒有安全問題。每次僅取2毫升,每個穴位打0.5毫升。每天一次,效果顯著。輕的病人,1—3次、中癥病人3—7次、重癥病人7—14次,再輔以其它方法,都可以治愈。
 
吳:為什么對療效這么有信心?
李:因為用這種方法治療感冒和病毒性肺炎等病毒引起的疾病,我已進行了十年多的探索,臨床效果非常好。2011年,我就此發現,申請了國家發明專利,2013年,我就此試驗,在正式刊物發表過一個臨床報告論文。這次用穴位注射治療新冠病毒肺炎,效果仍然很理想。
 
 \
李醫生所獲發明專利證書
 
吳:微量苯酚注射,對各種病毒性疾病如此有效,道理是什么?
李:病毒主要分為DNA和RNA二種,無論哪一種病毒,都至少有一種堿基含有嘧啶環,而苯酚的化學結構就是一個苯環加一個羥基,苯環與嘧啶環結構非常相似,所以可以用苯酚來阻斷病毒的復制。因此注射微量苯酚,就可以治療病毒性疾病。
 
吳:如果這種方法被認可,大面積推行起來有困難嗎?
李:我剛說過,所有的護士幾分鐘就可以學會。而一瓶分析純的苯酚,配成穴位注射液,可以治療幾萬人。 人力、物力都不成問題。
 
吳:一般情況下,一種藥物要大規模用于某種疾病,需要規范的4期臨床實驗。但你的這個穴位注射液,嚴格說還沒有正式經過臨床實驗?
李:是的,但是如果那樣,瘟疫已經過去,有些患者可能就失去了被治愈的機會。而且,我作為一個小診所的醫生,不知道如何申請這樣的臨床試驗,費用也出不起。
 
吳:將未經批準,未經臨床實驗的美國抗埃博拉病毒的藥品瑞德西韋用于新冠病毒治療,和用你的注射液進行臨床實驗,其實性質是完全一樣的?
李:是的,但那是國際巨頭的藥品,可以直接與國家有關部門洽談。我就是喊破嗓子,也沒有人聽。幫我呼吁的人也不少,但都沒有任何動靜。真希望吳老師幫我打破這個僵局。
 
吳:很多讀者都想要你的聯系方式,你愿意嗎?
李:如果是外地,我無法應診。如果在武漢,我愿意為更多的患者服務,但是我一個人的能力非常有限,可謂杯水車薪啊。
 
吳:請問你的經歷和學歷?
李:我1987年畢業于第三軍醫大學軍醫系,后在部隊工作,復員回武漢后開診所謀生。診所在漢陽,診所名字叫愛因思。雖然身居斗室,但我一直夢想開辟一條治療病毒性疾病的新路子,為武漢,為湖北,為中國爭光。
 
 \
李醫生在漢陽創辦的愛因思門診
 
吳:你最希望的,是醫療行政部門有人出面,了解你的治療數據,作出安全性、有效性的初步評估,并在無癥狀和輕、中、重、危重癥狀的確診患者中,征集志愿者采用你的方法,然后及時進行評價,如果確有奇效,最好快速進入新一版的全國治療手冊,讓更多患者受益?
李:是的,我盼望快一點有人來找我,時間不等人啊。如果沒有這樣一個認定,就沒有醫生敢使用這種方法。但做這樣的決定,要有人擔責任。
 
以上就是電話溝通、文字交流的基本內容。很多人擔心李醫生是個騙子,通過以上對話,我個人感覺不像。退一萬步說,就算他是個騙子,相關部門也應該迅速前去調查,以澄清事實。如果有假,可以辟謠;如果是真,豈不是老天有眼?
 
我在想,中醫治療瘟疫強調對人體的整體輔助,以達到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的效果。西醫則強調查清病原體,找到針對性殺滅的藥物。面對新病毒大規模肆虐時,中醫的難點是無法一一對不同患者進行個性化施治,發揮最大效能;西醫的難點是,往往一時拿不出特效藥。
 
李醫生的思路則不同,他希望找到一種廣譜的,對所有病毒均有效的藥物,他注意到了病毒雖然千奇百怪,但有一個共性:那就是都有一個堿基含有嘧啶環。他想找一種物質含有類似結構,去干擾病毒的復制。結果他還真找到了,而給藥的方式,則是穴位注射。
 
我們說中西醫結合,不僅僅是中醫和西醫手段與方法的互鑒,可能更重要的是李醫生這種中醫、西醫思維方法的結合。他就像哥倫布當年豎起雞蛋一樣,是第一個用打破雞蛋的方式思考問題的人。這看上去很簡單,問題是他第一個做到了。但不肯承認他的力量非常強大。
 
可以說,對于中醫大師和西醫院士而言,可能都不愿意承認這種看上去十分旁門左道的療法。但是,動用先進大型醫療設備,窮盡各種醫療手段也治不好的病,救不了的命,也許一個“偏方”卻可以做到。沒想到這場大疫,還給我們出了這樣一道醫學辯證法的大難題。
 
 \
李醫生與武漢市第六醫院醫護人員合影
 
現在,新冠肺炎已經不再是中國一個國家的問題了。近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韓國、日本、新加坡、伊朗、美國、意大利等多個國家蔓延。李醫生的這個“偏方”,不僅可能有益于至今還躺在醫院里的幾萬同胞,甚至還可能給全世界各地的新冠肺炎患者帶去福音。
 
目前,中國的疫情正在減輕,但湖北和武漢的壓力還很大,很多患者的命運,就決定在未來20天左右。 有讀者會說,吳老師能否通過自己的渠道向上反映,我會這樣做的,但是這個推動力是遠遠不夠的。我認為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感動上帝,也就是主席說的人民大眾。
 
我在想,如果我的近百萬讀者,每個人都轉一下,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傳萬。那么最多十天,有一個李醫生有辦法治療新冠肺炎這件奇事,全中國就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幾億人的輿論壓力下,恐怕連世衛組織和國家領導都會知道,恐怕醫療官員就不敢不作為了。最差的結果,也會使天下的眾多醫生,與危重患者達成協議后,毅然用這種方法救人。
 
朋友們,這不是在為他人而轉,這是在為我們自己。每一個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面臨這樣的絕境:一方面是現行的一切辦法都無效,另一方面是有一種方法雖然有效,卻遲遲不能列入法定治療方案名單,無法用它救命。所以,請每一位讀到這篇文章的人,轉一轉吧。

 

“民間神醫治愈新冠肺炎”:

別讓神棍趁“疫”打劫
 
新京報
03-02 09:31新京報社官方帳號
 
 \
▲圖片來自網絡。
 
連日來,一則李躍華醫生成功治愈湖北省司法廳退休副廳長陳北洋新冠肺炎的消息,引發輿論廣泛關注。
 
據封面新聞報道,近日,湖北省衛計委綜合監管局發布《關于對李躍華、張勝兵治療新冠肺炎等相關情況的調查報告》(簡稱《報告》),這份《報告》顯示,經查,李躍華承認未取得《醫師執業證書》。介于李躍華非法行醫行為,該監管局建議責成屬地衛生健康行政部門依法嚴肅查處。
 
“神醫”是如何“煉”成的
 
歷經半個月,從武漢漢陽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診所的醫生,搖身一變成為不少人心目中的“神醫”、“游醫”, 李躍華這出“神醫”出道的劇情充滿了戲劇性和偶然性。
 
事實上,正是這種“出圈”的偶然性,無形中反而增強了“神醫”的信服度。
 
213,退休副廳長陳北洋一家三口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拒不配合集中隔離一事,引發輿論熱議。此后,陳北洋在朋友圈發布“道歉信”, “澄清”自己確診后還在家隔離的原因起初為“沒有床位”,后來則是已經被治愈。
 
正是這封寫給小區居民的“道歉信”,第一次把李躍華帶入輿論視野。搜索公開報道可以看到,因為陳北洋事件,作為見證人的李躍華此后曾多次接受媒體采訪。
 
隨著陳北洋事件的塵埃落定,他自稱通過穴位注射治愈9例新冠肺炎患者的“事跡”,反而吸引了越來越多人的注意。
 
由于陳北洋無意中的“現身說法”,不少人對李躍華所謂的穴位注射療法大為推崇,認為這一療法應該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
 
在一些社交平臺,甚至有一些網友腦補出一出陰謀論,李躍華的療法之所以沒被采用,是因為被有關部門打壓。此外,還有一些人抱著“有用就行”的簡單想法,認為“這么多病人等著救治,這么低成本有效的方法為什么不試一下”。一時間,“李躍華到底是神醫還是神棍”的爭論甚囂塵上。
 
截止到目前,李躍華的療法有無給病人造成實質性傷害,還不好說。由于時間較短,他接觸的病人有限,對當地的疫情抗擊局面也并無太大影響。但是,由于一些自媒體的鼓吹,由他所引發的各種爭論,對于公共輿論場所不僅造成了毫無必要的浪費,也割裂了共識。
 
在此語境下,湖北省衛計委綜合監管局介入調查,用一份詳盡、縝密的調查報告回應了輿論關切,揭開了“神醫”的廬山真面目,及時為民眾釋疑解惑,值得肯定。
 
 
 \
▲圖片來自網絡。
 
 
療效全憑一張嘴
 
從調查報告來看, 李躍華存在涉嫌偽造、變造、買賣醫師執業證書、虛假宣傳、在疫情期間非法行醫等多種違法行為。
 
而他所用的“萬分之五的苯酚” 注射劑不僅未取得許可,本身還是一種風險較高的有毒化學物質。也就是說,經由官方初步調查,這位“一戰成名”的神醫”已然 “涼了”。
 
如今,因為密切接觸確診患者,李躍華已經被當地集中隔離,在接受封面新聞采訪時,這位號稱注射過“神藥”不需要防護的“神醫”,終于戴上了口罩。
 
實際上,除了被官方認定醫療資質造假,這位自稱畢業于某軍醫大學的“神醫”也被“校友”扒皮,疑似存在學歷造假。
 
此外,“治愈9例新冠肺炎患者”的神話也并站不住腳。從封面新聞的報道來看,李躍華提供的所謂“治愈”患者名單里,有多名人員至今仍在醫院接受治療。
 
學歷是假的,身份是編造的,藥物未經許可,療效全憑一張嘴,復盤至此,“李躍華到底是神醫還是神棍”的答案早已呼之欲出。
 
 \
▲網友留言截圖。
 
是時候對民間神醫“祛魅”了
 
這些年,在經歷了一茬又一茬的“神醫”后,李躍華的“三板斧”其實并沒有多少高明之處。但詭譎的是,就算如今他已經被各方“扒”的體無完膚,仍有不少人對他深信不疑。
 
究其根本,無非是洶涌而至的疫情讓他有了可趁之機。不可否認,疫情之初,由于武漢當地醫療資源短缺,很多人并未被及時被收治。
 
所謂病急亂投醫,此時,一個被口口相傳有療效的醫生,竟然能上門提供治療服務——這對當地的一些患者來說,無疑是救命恩人一樣的存在。
 
事實上,在采訪中,一些已經被證明其療法無效的患者依舊對其抱有感謝之情。而在一些曾為李躍華鼓吹過的自媒體文章里,大批網友對其被隔離表示憤慨,“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空有報國心,奈何官場斗”。
 
這正是李躍華這類打著“神醫”口號實則趁“疫”打劫的可恨之處:于患者而言,自以為遇到了“救命菩薩”,殊不知,其實對方已然結網以待,嘴上醫者仁心、實則謀財害命;于普通民眾而言,“神醫出世”混淆了輿論場,一定程度上割裂了共識,不少人又一次被收了智商稅。
 
李躍華事件提醒有關部門,即便疫情當前,也不能忽視了一些“跳梁小丑”渾水摸魚干擾疫情的亂象,只有將監管前置,加強資質審查,才能徹底切斷他們興風作浪的源頭。
 
截止到目前,包括世衛組織在內的權威機構不止一次申明,應對新冠肺炎并沒有特效藥。事實上,任何一種療法都需要經過科學嚴謹的醫學論證,指望所謂的“民間神醫”“神藥”力挽狂瀾,暴露出的都是一種無知。
 
而“三無神醫被隔離”給那些“捂著耳朵就是不聽”的人再次上了一課:是時候對民間神醫“祛魅”了。
 
□梅堂(媒體人)
 
編輯 陳靜 校對 王心
 
 

相關文章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老友麻将有没有作弊器 湖北11选5号码预测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数据前三组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福建体彩22选今天开奖么告 俄罗斯股票指数 香港股市实时行情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金额表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